上海世纪代孕 > 玄幻小说 > 全职法师 > 第2820章 山陷人战争

第2820章 山陷人战争

    “嚎?。。。?!”

    穆白后面那句话还没有说完,他们头顶上这壮阔的断崖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吼??!

    陡峭的巨大山体上,一只岩石大脚突然从石壁上跨了出来,正好就踩落在了莫凡与穆白的旁边。

    这一个脚丫子,跟石头屋子一样大,轻易的可以将健壮的牛羊都给踩成肉壁。

    凭借着这一支脚做支撑,很快另外一条腿也从山壁上迈出,莫凡和穆白抬起头往上看去,发现这个巨人的腰竟然还在石壁之中,正一点一点的往外面挪!

    当整个腰部也出来之后,这个怪物开始将整个上半身往外拔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一个身体血肉皮骨都长在了岩石上的人,正在尝试着剥离??!

    终于,这整个巨人从岩石中剥出了,屹立在了莫凡和穆白的眼前,其高度几乎触碰到了整个山谷最上方的那“遮阳岩山”,大有一种顶天巍峨气魄?。?!

    莫凡仰望完这个巨人之后,又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泉河流淌的山壁,这才猛然间发现,山壁上留下了一个硕大的“人形”,呈现的也正是凹陷状?。?!

    妈耶,那根本就不是行为艺术,是**啊……

    而且刚才一路上走过来,随处可见的这种人形凹陷,分明就是类似这山体岩石巨人一样的生命,它们从一开始就在这一带游荡着。

    “嚎~~~~~~~~~~~~~~”

    山陷人长吼一声,像是在朝着这整个贺兰山的种族部落宣战一般。

    它气势惊天,气息恐怖,莫凡和穆白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两人递了一个眼色,都打算先离开这片岩石、山崖遍布的地方,寻找一处开阔之地来与这岩石巨人一战。

    可山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脚下的这两个人类,它伸出了岩石手臂,抓住了顶部的那遮阳山岩,竟然直接从山谷之中往高处爬去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山谷出现了躁动,一个个褐色充满力感的山陷人顺着陡峭的石壁往外攀爬,此时正好是午后,午后的阳光从遮阳山体没有覆盖的地方泻落到山谷中,将这一个个“攀岩”的身影照耀得如罗汉金人那般庄严神圣!

    在沿途的石壁上,在山谷包裹的岩体上,在那些陡峭的悬崖上,更多的“人”从里面拔了出来,它们纷纷往外面的世界爬去,追随着那头体形最大的山陷人首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座山谷之中涌出了一支庞大而有庄严的岩人军队??!

    看着它们疯狂的杀向外面的世界,看着那遍布了山谷内数之不尽的人形坑印,莫凡和穆白内心何止是震撼?。?!

    “它们……它们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?!蹦掳坠撕冒胩觳潘档?。

    莫凡也愣在原地许久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这个偷泉水的贼被守卫在这里的魔物发现了,谁知道这里的魔物根本就是把他们这三个闯入者当空气,径直的杀向了外面,至于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们现在也还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要跟上去??”穆白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?!?br />
    这些魔物究竟去哪里,莫凡哪里知道,万一他们是涌入到贺兰山附近的城市之中,岂不是大罪孽。

    莫凡自己也是土系魔法师,周围的土元素浓郁的让他的土系魔法增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用岩为靴,又以岩为浪,莫凡踏着岩浪追向了那一呼百应的山陷人。

    宋飞谣和穆白也紧随其后,他们此时也非常担心,是不是他们的闯入才引来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事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爬出了内古,他们就在一片地势逐渐往东方向滑落,却往北面隆起的山脉中,这里的山峰倾斜交叉似一柄柄交叉的大剑,一块块片状的岩石和长矛一样的岩石交错……

    没有真正的地面可言,这些山峰、岩石下方都是千米悬崖,深不见底的深谷与错综复杂的裂痕,可以说这是一大片岩石镂空之地,寻常人要是走在上面,随时可能滑落到下方山谷、悬底,粉身碎骨!

    而那些山陷人,它们此时就分布在这些镂空的高空岩上,重兵把守一般,将这块区域给死死的封锁住了,并且一致都望向了北面。

    而北面,山势更高的地方,一只只浑身上下被浓毛给覆盖的巨兽跃过山脊挺进过来,这些巨兽强壮而又凶猛,獠牙外露,远比一些山林中的妖兽要结实威武,它们盘踞在山线上,同样也在大量的集结。

    兽气滔滔,它们连天的嘶吼震得一些脆弱的岩体都纷纷断裂掉落,只是那些山陷人毫不畏惧,它们守卫在自己的阵地上,随时迎接这些北疆血兽的来袭。

    “北疆血兽……它们又想跨过贺兰山?!蹦掳拙鹊牡?。

    这些毛发浓厚的妖兽正是北疆血兽,是一群常年盘踞在高山草原高原的凶猛妖魔,无论经历过多少个朝代,人类疆土与北疆兽之间的厮杀就从未停止过。

    “吼吼?。。。。。。。?!”

    山峦远端,血色笼罩,一声声势极大的兽吼传出,就看见一头浑身上下都被血兽芒笼罩着的妖兽正立千兽之间,显然就是这些前来贺兰山的北疆血兽首领!

    “嚎?。。。。。?!”

    山陷人首领同样暴怒咆哮,但它没有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,只是像是在告诉北疆血兽,要从这里过得从它们这些岩石同族的人尸体上踏过去。

    对峙并没有持续太久,两边都在屯兵,终于北疆血兽按耐不住对南面的渴望,它们扑向了那些山陷人……

    这场斗争,看不见任何的鲜血,山陷人的身上被就没有血液,它们是元素,被贺兰山当地的人称之为元素士兵。

    而血兽们,它们同样不会流血,所有的血液都会融入到它们的肌肉里,转化为可怕的力量,将眼前的敌人给撕碎。

    可正是这样一个没有一滴血的厮杀,却一样可以感受到那种惨烈,有一些山陷人被咬掉了头颅,没脑袋的尸体被抛入到谷底,有一些则被直接撞碎,化为无数碎石洒落在岩石缝隙上,更有不少直接被庞大的兽气碾为尘埃,在大风中飞扬。
恒兴酒厂 | 娱乐新闻 | 科技网 | 吉林新闻 | 广州代孕 | 高鹰代孕 | 高鹰代孕 | 电视游戏 | 当阳新闻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