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世纪代孕 > 都市小说 > 暖冬事件 > 第五十二章 鱼和烟花

第五十二章 鱼和烟花

    杨春和冯春二人,一个在水里,一个在岸边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他们打心眼里,敬佩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上来吧,水里凉?!?br />
    许久之后,冯春说道。

    杨春不答,平静地朝冯春的方向游过来……

    身后荡起了层层涟漪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冯春是垂钓者,而他便是那正被吊起的鱼儿。

    游到浅滩,杨春改游为走,一步步地朝岸上走来。

    杨春只觉身体愈发沉重了,他只能勉强拖着那木讷的躯壳,向前挪移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,兄弟。我知道你不是个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冯春轻声说道,眼神中竟透露出些许哀伤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收拾下东西,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杨春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黄色袋角,叹声道。

    冯春没搭腔,转头望向派出所的方向,有两人正在便自己的方向奔来。

    “同志!”

    听见杨春的说话声,冯春下意识地转过了头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个装满了鱼的水桶,想自己砸了过来,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杨秋欲躲闪,已然不及,他只好忙不迭地张开双手去接,手中的黄色袋角,飘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冯春反应迅速,立即朝前方掷出水桶,弯腰欲捡起地上的袋角。

    忽然他余光瞥见,一物寒芒一闪,朝自己刺来,他不及多想,向后退去,脚下竟然踩空,心道: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冯春重重地跌入水库之中……

    杨春右手持一把钢筋制成的简易鱼叉,躬身抓起地上的袋角,疯也似地,朝山上奔去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惊魂的枪响,身后有人正在鸣枪示警,杨春哪里经历过这些,脚下一软,竟向后仰头栽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完了,全完了……

    杨春闭上双眼,心灰意凉。

    没滑出多远,他的身子竟被一棵大树阻拦住了。

    杨春心头大喜正欲起身,忽然瞟见左手中的袋子,不禁仰天长啸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他看见那落荒而逃的飞鸟,

    他看见那落下的松絮……

    这他妈,哪里是自己剪下的那一块袋角??!

    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个局,彻头彻尾的局!

    到底是谁,出卖了老子!

    一个念头,在杨春的脑海中闪过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……不会是她!”

    杨春绝望地嚎叫着,听着山脚下,呼喝的人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扑棱扑棱……”

    他腰间的两条大鱼,翻腾了起来里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我不能……不能在这里倒下去,我还要给她送……”

    杨春突然又挣扎着起身,朝山中奔去……

    望着杨春奔去的背影,冯春对身旁同事说道:

    “大周,大刘,你俩回去通知刑警,再叫上人,去白银村围堵,这人一定是要回村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便独自朝山中奔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确定他一定会回村子里??!”

    身后大周叫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出,只是感觉,请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冯春朝身后喊道。

    不会错的,身份已经暴露,他刚才分明已经放弃了……

    人在穷途末路之时,唯一的执念,便只剩下回家了吧。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,这一点,冯春比谁都确定。

    杨春,你究竟还在挣扎什么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杨冯二人在树林间追逐,像两只相亲相爱的蝴蝶。

    杨春望着前方的路,心里知道,自己已经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冯春嗅着山林间的味道,心里知道,这是他必须跨过去的魔障……

    白银村,当年因银矿成名。

    曰本人在东北的那段日子里,为了将矿产运出这个山沟沟,在镇上和白银村之间,建了若干索道……

    一批批的矿产资源,被装进斗子里,挂在这条山间索道上,被“土匪”粗暴地运出了白银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人追逐了很久,各自都已筋疲力竭。

    杨春见甩冯春不掉,回身摆了个手势,喘着粗气道:

    “歇……歇一会儿行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冯春回答完,竟不假思索地靠在一棵大树下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杨秋想不到,这场性命攸关的追逐,竟变得如此草率从容……

    “你和我印象中的公安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休息了一会后,杨春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也和我印象中的逃犯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冯春答道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四月份的山岭间,寒风阵阵……

    “下辈子我要做一棵树?!?br />
    杨春冷不防地冒出一句话,让冯春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冯春慢慢地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说道:

    “下辈子的事,下辈子再说。这辈子,你要受到法律的制裁,我休息好了,你快跑吧!”

    冯春正说着,猛地向杨春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杨春无奈,只能继续向山上奔去。

    “翻过这座山,便到白银村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春摸着腰间的两条大鱼,心道。

    终于,他艰难地爬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低头向向下一看,五辆警车,正开着那刺眼的爆闪警灯,在山脚下候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跑了,我估摸着刑警已经到了,正……正在从四面八方围捕你,你已经没……没路可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冯春追了上来,喘着粗气,对呆立在山头,无计可施的杨春说道?

    “求……求你,让我把鱼,送回家里去,我保证不跑,求求你……?!?br />
    杨春神色暗淡地哀求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自己的末日,终还是到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好商量,现在马上放下你手中的武器,双手抱头蹲在地上……”

    冯春摸着腰间的枪,对杨春说道。

    杨春叹了一口气,没再说话,只见他把那生了锈的鱼叉,叼在嘴里,转身向不远处的,那伫立在山顶之上的铁索高塔走去……

    冯春警告他,再前进便开枪了,可杨春根本就耳充不闻,直勾勾地朝高塔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冯春摸着腰间的手枪模型,苦笑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原来这小派出所里,就只有一把真枪,每天都由值班公安佩戴者。

    冯春无奈,只能目送着杨秋,登上了那高高的铁塔。

    这铁塔建在山顶,约有二十米高,是这条索道的最高点。

    而下一座的铁塔,就建在村中央……

    杨春用尽全身力气,颤颤巍巍地爬到了铁塔的最高点……

    猛烈的寒风,吹得他的身子左摇右晃,此刻的他,像极了一个断了线的风筝。

    冯春抬起头,紧张地凝望着塔尖上的人影,他心中产生了极为不好的预感……

    “杨春,你已经被包围了,马上放下武器,投降吧……”

    山脚下,五台扩音器在不停地聒噪着……

    “真讨厌啊,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杨春左手牢牢握住铁塔的扶手,右手小心翼翼地,从口中取下钢叉……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世界,一阵晕眩感让他差点吓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俯瞰人间的滋味儿,没有想象中的美好。

    杨春微笑着,将钢叉横放在铁索之上,双手各握住了钢叉的两侧,双脚用力一蹬……

    冯春仰望着一道黑影,顺着索道,极速地向下滑去。

    钢叉与索道间,泛起了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你爱吃鱼,

    我便给你鱼;

    你想看烟花,

    我给你这世上,

    最耀眼的浪漫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公安和所有围观群众的尖叫声中,杨春如脱离了树枝的红苹果般,从索道上自由落体般跌落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

    杨春手握着装着鱼的网子,不偏不倚地落在晓芳家院子里。

    冯春目睹了眼前这一切,默默地闭上了双眼,右手插在上衣兜里,紧紧地握着前两天收到的匿名信件:

    “凶手在月牙泉水库捕鱼,望留意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晓芳家院子里的大黑狗受到了惊吓,在一声声惨烈地叫着……

    警车赶来后,包括杨秋在内的所有人,都被公安叫出去,配合劝服杨春了。

    只有晓芳一个人,孤零零地在屋中照顾着八郎。

    她透过窗缝,向窗外望去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结束了,

    你安心上路吧,

    谢谢你的鱼和烟花,

    再见。
恒兴酒厂 | 娱乐新闻 | 科技网 | 吉林新闻 | 广州代孕 | 高鹰代孕 | 高鹰代孕 | 电视游戏 | 当阳新闻 |